72sis

写文,拼图,手机瞎拍

图一:SG 
图二:FX

“痛苦和折磨是讲不明的,希望和甜蜜是讲不完的。”

“可以嘴上抱怨,可以内心孤独,可以流泪示弱,可以对所有人认为合理的事情不认同,但事情要照做。”

弄点be感的图来玩玩

有时候我倒希望她真就像别人评价她外表第一印象那样「锋利刻薄心机重强势凌厉」,那样还真不是什么坏事,偏偏她又温柔礼貌真诚得要命。
没别的意思,我就单纯是在说她好看说她的反转魅力而已。
| ᐕ)୨呦吼!加油呀!!!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不,因为这片土地害我不浅

♚♛

6.

【见面会学粤语而想到的】

Round one

吴宣仪:你知道「黑凤梨」是什么意思吗?

傅菁:喜欢你啊~(认真答题)

吴宣仪:真巧,我也是呐~~~

傅菁:……

吴宣仪 得分!

Round two

傅菁:那你知道「偶猴钟意雷」是什么意思吗?(尝试反击)

吴宣仪:不知道诶,你告诉我吧~(装萌作样)

傅菁:……你犯规……

吴宣仪:好可爱,好了不逗你了,我~好~喜~欢~你~啊~~~

傅菁:(ฅฅ*)

吴宣仪 再得一分!

呦吼| ᐕ)୨

Как дай вам бог любимой быть другим 
As tenderly and truthfully as I.

♚♛

5.

吴宣仪把她特制的“东南西北”递到傅菁面前:“来,快选一个!”

傅菁装作嫌弃的样子:“你才是幼稚鬼吧,小学生才玩这个。”

吴宣仪用“东南西北”的小尖尖轻轻挠着傅菁的手背:“哎呀来嘛~”

小猫有爪子了,痒痒的。

傅菁忍笑:“那就『五选一』吧。”

吴宣仪:“几下?”

傅菁:“五百三十一下。”

吴宣仪:“……你欺负我!”

傅菁:“那就一下。”

“一!五选一,黑凤梨!”

傅菁:“什么?给我看看你写的什么。”

吴宣仪:“不给看,再选!”

傅菁:“『老宣』,两下。”

吴宣仪:“一,二。求~摸~头~”

傅菁摸了摸吴宣仪的小脑袋,问:“还要玩吗?你这里面都写的什么?”

吴宣仪:“你接着玩就知道了嘛~快快快!”

傅菁:“好吧。我选——『吴宣仪』,两下。”

吴宣仪:“一。”停住了。

“二?”

吴宣仪悄悄红了耳朵:“二……”

“是什么?”

「Will you spend your life together with me?」

「Absolutely.」


两个小朋友的幼稚游戏:

『小选』

要亲亲

求表扬

『老宣』

要牵手

求摸头

『五选一』

喜欢你

黑凤梨

『吴宣仪』

Will you be my girlfriend?

Will you spend your life together with me?

图文无关

到北方上学,大一见识了北方的雪,拍了张照片,发了条说说:何时仗尔看雪,我与黄叶白头。

发完以后,说:雪,除了好看,一无是处。

南方的大雪,北方的大雪,都见过了。
我开始讨厌雪了。

今年还是要再说一遍:
雪,除了好看,一无是处。
再加一句:
还很麻烦。

不可爱又没才华的一无是处的我本人是不配有对象的
😔

♚♛

想到就记下了……

我随便写写

你们随便看看

1.

【总有个经常擦身而过的而你并不认识的同学,遇的多了,你也会多了留意,后来,你会在某个情况下,终于知道了她的名字和班级,终于把她的脸和旁人常谈论的某人对上号,你会想,“好想真的认识她”……】



提问:一天之内,遇到同一个陌生人四次,是什么感觉?

杨超越:男的女的?好看吗?

傅菁又仔细看了看只离她一米左右的点了一份大杯加冰加珍珠全糖奶茶然后正在划手机等待的女孩,然后认真地回复了杨超越。

『女生,好看,非常好看。』

杨超越:如果她没有跟踪你,那就是你们兴趣爱好差不多,你们有缘,建议加下微信。

还加了个欠揍的表情,微信管这个表情叫『机智』。

这个结论跟对方的性别颜值有关系吗?难道是个男的或者不好看的,对方就一定是不怀好意的跟踪吗?

心里下意识地杠杨超越,手指已经诚实地打了几个字。

『怎么加?都不认识……』

刚发出去,奶茶店的小哥哥就叫了号:“67号。”

傅菁接过来,说了“谢谢”,正要走,却被那个漂亮女生叫住了。



杨超越还在激情敲字出谋划策,刚写到第三点,傅菁就发来捷报。

『跳过这个问题』

『她先加了我』

惊!老傅已经有如此魅力了?

杨超越:她别是对你图谋不轨吧……



随着时间前进,傅菁对漂亮女生的备注,从“吴宣仪”变成“老宣”再到“My wife”。

提问:一天之内,遇到同一个陌生人四次,是什么感觉?

傅菁:我幸❤

2.

【或许你们看过《岛上书店》?】

上面的作者讲着他写这本书的心路历程,下面到场的读者朋友们认真倾听。

和谐的一幕。

不太和谐。

傅菁作为书店员工,站在一旁听着,觉得他讲得像她小学时背诵课文一样毫无感情。虽说以貌取人不太好,但上下打量他之后,也不觉得他能写出那样悲凉而有力量的书。

她往台下扫视,发现了不和谐的部分,与其他读者不太一样的一个女生。

因为那个女生较周围人优越的样貌,吸引她多看了几眼,然后就发现,与周围人神情所表露的钦佩和动容相比,那女生眼里的担心太过明显了。

直到台上的作者结束了他的分享,那女生才终于舒了口气。

傅菁想到了一个可能。

见面会结束后,老板还拉那个人到书店里面聊了好久。傅菁清理场地的时候,发现那个女生还没走。

她想了一下,拿了那本书和一支笔,走到那个女生面前,说:“帮我签个名吧。”

女生有点惊讶,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什么人了,才微笑着接过了书和笔,签了名,还给傅菁。

她问:“你怎么知道的?”

看着环衬页上“吴宣仪”的签名,傅菁略有些得意:“因为我——聪明啊~”

被眼前人有些幼稚的上扬尾音逗笑,吴宣仪问了她的名字,“傅菁”,很简单的两个读音,很美的两个字。

“你不会告诉别人吧?”

“不会,就让他们以为起了个老派的笔名写老人的故事的人一定是老人吧。”

“谢谢。那,傅菁,你什么时候下班,有空一起吃顿饭吗?”

“六点下班!有空!”


3.

宣仪,大学的时候,一个老师说过:“最美好最幸福的爱情,就是你配不上他。”

我懂他的意思。你爱的人,是你配不上的人,一个你配不上的人,很爱你,应该是想想都会很开心做梦都会笑醒的事。

可是,「与自己配不上的人在一起」,会有压力的,会自卑的,会害怕的。

不过,从「配不上」变成「极相配」,是这样的爱情终会带来的吧。



菁,我想,你那个老师说的「配不上」,在我理解,应该是「互相都觉得自己配不上对方」吧。

这样的话,这两个人,本就是「极相配」的了。

我时常觉得自己有多处不及你,所以,对于「你爱我」这件事,我一直觉得无比幸福。

「与自己配不上的人在一起」是大多伟大的爱情故事里常见的配置。

我们两个人的爱情里的那些曲曲折折,比起各种伟大爱情故事里的惊天动地感人至深,还真不算什么。

就算是那些可歌可泣的悲惨爱情故事,他们的爱情是否幸福美好,评判的人,是在爱情中的那两个人,而不是听故事的我们。



宣仪,我很高兴,这么久了,我们眼中的对方依然有很多可贵的优点和一些可爱的小缺点。

「我配不上你」→「你值得更好的」→「放过你也放过自己」,这样的情况,我也见得多了。我理解他们的想法,以前甚至感同身受,现在是不怎么同意了。这样的想法,的确太自以为是了。

人本就不完美,我爱你,不是「因为你完美因为你最好,所以我才爱你」,而是「虽然你不完美,但我依然爱你」。

我很感谢你,感谢你爱着包容着不完美的我。

我也不希望我们的爱情成为「伟大的爱情故事」,那似乎不是什么好事,因为故事结局大多是悲惨的。

我们都是普通人,我们爱情故事,对我们是极珍贵的,对旁人对社会对历史来说,我希望是不值一提的。

或许等我们老了以后,回忆年轻时候的这些,你会笑着捶我的肩膀,说:“你当年居然那样对我!”然后我装作吃痛的样子应道:“哎呀,后来我不是迷途知返了吗老婆大人!”



菁,在这个大世界里,我们的确都只是普通人。但于我而言,你是我这个小世界里的天神。



宣仪,若我是天神,我要书写我们爱情命书的happy ending。




4.

【一见钟情or日久生情】

吴宣仪说:“你以为的日久生情,其实是你忽略了的一见钟情。”

傅菁想,大概是吧。

大概就是因为她们一见钟情,所以她们很快就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然后,有一天突然进阶成「恋人关系」了。

而傅菁把她们这样友情突然变质成爱情的事总结为「日久生情」。于是有了吴宣仪的这句话。

「情不知何所起,一往而深。」

   和

「情不知何时起,一往而深。」

傅菁:“老宣,你刚才是又在跟我告白吗?”

吴宣仪默默红了脸。

但她现在能分得出傅菁什么样子是真的不懂什么样子是装不懂。

吴宣仪:“今晚你去睡客房!”

傅菁钻到被窝里,紧紧抱住吴宣仪的腰。

“我困了,晚安!”

晚安,可爱又欠揍的奶狮子。

————————————————

想安利一部剧

《一起同过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