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着

写文,拼图,手机瞎拍

傅宣‖妄想

*心情不好 瞎搞的一个脑洞

「宣仪,我觉得你也许需要去看心理医生。」

潇潇这么说,美岐也这么说,超越也这么说,苞娜也这么对我说,很多朋友都这么对我说。

我知道她们什么意思,她们觉得我生病了。

所以我来了。

但是我没有疯。

我清楚地知道我眼前的这个傅菁既是真实的也是虚幻的。

是的,她在。

她怎么出现的?

没事,我可以。

我那天和超越一起去片场探班,还带了自己做的巧克力蛋糕要给她庆生,她要我在旁边等她拍完那场然后一起回酒店。我就坐在旁边看她拍戏。她的侠女扮相真的很俊,打戏拍的也很好看!然后,然后……你应该知道吧,新闻里都有,威亚出了问题,我,亲眼看着她,从那么高的地方……

抢救无效,对,抢救无效,全世界都知道,我当然也知道,抢救无效,就是,就是,死了嘛,我知道的……

那天是她的生日啊!

————————————————————

还是我来说吧,宣仪需要哭一会。

是的,我是傅菁。

我是死了的,在世人的认知里,是这样的。

只是我现在是另外一种方式存在着,或许,可以说我现在是一个“鬼”。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花了一晚上的时间才接受这个事实。

去找宣仪是因为当时的想法就是,就是想见她。

其实做鬼也不错,还可以穿墙。

这个暂时附身的技能,还是宣仪前几天硬叫我试一下,我才知道还可以这样,不过除了这次,之前都是宣仪主动的。

宣仪她那时的样子……我很心疼……偏偏还有那么多记者问这问那的,气得我想打人!

可我已经是个鬼了,没人看得见也没人听得见,我能做什么呢?

幸好还有美岐她们护着她。

可是,我跟着宣仪回了我们的家之后,宣仪突然叫了一声“菁r”,她在叫我!超越还拍拍她的肩安慰她,搞得我当时也以为她是触景伤情,可她是看着我叫的,她看得见我!

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但真的只有宣仪看得见我听得见我!

医生你不知道我那时候有多激动!我直接冲上去抱住了她!是的,我能抱住她!

但是在别人看来,吴宣仪只是突然往后退了一步,只是和空气拥抱。

唉,只有跟宣仪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才会忘记自己已经死了。

应该就是因为只有她能看见我听见我,所以朋友们才会以为她悲伤过度产生幻觉,非要她来看心理医生……

其实只要我把事情办完,宣仪就不会再被别人当成病人了。

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我要做些什么,但就觉得有什么要做……

————————————————

好了医生,我回来了。

她说话虽然有点乱,但我相信您能听懂的吧?

您可以不相信,但我必须说,事情就是这样的。

您如果不相信我们的话,非要觉得我精神不正常,觉得我妄想症也好,觉得我精神分裂或者觉得她是我悲伤过度分裂出来的一个人格也行,怎样都行,反正我也没危害什么他人和社会的安全吧,那就不用进疗养院吧?

我来除了是想让朋友们安心以外,还有就是我想请您给我们一个诊断证明,让我可以请一个长假。

去干什么?

嗯——

电视上不是说,鬼魂留在人世是因为有遗愿没完成吗?可她之前说她不知道自己的遗愿是什么,那我就去帮她想起来。

但其实我不想她离开我第二次。

但是……

好好好,我不说。

医生,可以吗?

谢谢。

走吧,我们回家。

傅宣‖~%?…;# *’☆&℃$︿★?

小杨日记居然真的有后续⊙ω⊙

1.
小吴老师的解释:“我们是高中同学,后来又一起来这里教书,自然关系比较好。”

哦,明白明白,普通同事普通同事普通同事……

只是为什么要跟我解释?

ㄟ( ▔, ▔ )ㄏ

2.
大家好,我是杨超越,这里依然是《不完全傅宣观察记录2.0》。不过,我可以为大家稍微回忆一下1.0的部分内容……

高一新生报到那天,我稍微来晚了一点,但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到教室的时候,就那么巧的,看到两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在聊天,还笑得很开心!没错,就是我们的小傅老师和小吴老师!那个画面美好和谐得都让我觉得我当时进去有点打扰她们了!
好像是有同学念错了小傅老师的名字。然后小吴老师就问小傅老师是不是要罚我们抄一百遍,她居然说可以考虑!然后她那天布置的作业还真的是“两百字以上的自我介绍加一百遍我的名字并全部注音”!
Σ(っ °Д °;)っ
(╥﹏╥)
作为一个高中生——而且我没有念错——觉得这个抄名字很无语。
但是,作为一个傅宣gay,觉得莫名甜怎么办?!
说真的,要是同学们听过小傅老师那奶里奶气的抱怨,一开始就不会有那么多同学觉得她凶了。我一个青春美少女当时都想摸摸她的头给她顺顺毛。
(  ̄▽ ̄)σ

还有,我们军训的时候,小傅老师作为班主任会经常来看我们。但是小吴老师,作为一个音乐老师,也经常会来。要么跟小傅老师一起来,要么就撑把伞过来然后跟小傅老师一起站树荫下了。
╮( ̄⊿ ̄)╭
好吧,小吴老师她就是来找小傅老师的。

我,搞cp爱好者杨超越,就此决定要嗑这两个人的cp了!

其实很少见主课老师跟副课老师关系这么好的……

一开始我们都是“老师”“傅老师”“吴老师”这样叫的,是她们两个,总是在我们面前提对方。

“你们小傅老师只是看着比较凶而已……”
“你们小傅老师平时对你们太好了吗?音乐课不是课吗!”
“你们小傅老师吵你们了吗?怎么气氛这么低沉……”

“你们小吴老师说下午在教室上课。”
“你们小吴老师说你们很皮……”
“你们小吴老师今天不太舒服,下午听话一点。”

(°ー°〃)
好啦,知道你俩关系好。

然后,我们也开始“小傅老师”“小吴老师”的叫了,是感觉更亲切了点。

期末有学生给教师打分的机制,从“傅老师”变成“小傅老师”的傅菁同志,得到了我们班同学的一致好评。
装凶失败的小傅老师:“跟学生关系好有什么用这个分数有什么用,我每次分数都很高,学校也没给我涨工资……”
好吧。
是又一次装凶失败的小傅老师奶里奶气地抱怨:“都不给我涨工资……”

快期末的音乐课,就都差不多是自修课了。
小吴老师放个《我是歌手》的视频,然后:“本来你们快考试了我都懒得上课了,你们小傅老师说上音乐课给你们放松放松……你们要看的就看,不看的就写写作业看看书。”

emmmm⊙ω⊙一般来说不是应该副课老师想上课然后主课老师霸占来上复习的吗?你俩怎么反过来了???
(-ι_- )
本来平时音乐课也都是以音乐鉴赏的名义看各种唱歌节目了。

至于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放学一起回家什么的,我就不多说了,就像两个关系很好的普通高中女生一样。

3.
在食堂回教室的路上,那么巧的,她们就走在我前面!
这是给傅宣gay的福利吗?!

小吴老师:“那本子我要拿来收藏了!”
什么本子,不会是我的那本1.0吧?!
小傅老师:“不是吧,回忆录这东西还是自己写比较好。”
回忆录,小傅老师你想得真远……
宣:“你不觉得旁观者角度很棒吗?”
傅:“是……还行吧。”
宣:“不过她居然写的是‘傅宣’不是‘宣傅’!”
好吧,真的是我的1.0……居然还争攻受?这俩为人师表比我还幼稚!刺激!
傅:“嘛!这个东西,旁观者角度,挺好。”
宣:“哼,我回家要改一下!”
回家?我以前只是单纯地以为你俩同路而已,原来你们是同居吗!!!
傅:“你改得了字改不了事实……”
宣:“什么事实?嗯?”
我看到了当街家暴现场!!!
刺激!!!

然后太激动了,又被发现了……

“老师好!我先回去看书了,老师再见!”
飞快逃离现场……

至于小傅老师是妻管严还是手无缚鸡之力,有待商榷……

傅宣‖~%?…;# *’☆&℃$︿★?

开学了……
想写一写之前的那个脑洞
语文老师小傅×音乐老师小选
沙雕一点~开心一点~
还是很短~

大家好,我是杨超越,这里是《不完全傅宣观察记录2.0》。
为什么是2.0呢?
因为……
我翻车了……

今天第三节课下课的时候,语文课代表过来说:“超越,你早上作业交错了,小傅老师要你自己送去办公室交。”

我交错作业了?

我检查了一下抽屉……
好吧是真的,摘抄本躺在里面好好的,那我交了什么上去?

再检查一下……
是的没错,就是那本《不完全傅宣观察记录》。

(ㅍ_ㅍ)

!!!∑(°Д°ノ)ノ

~%?…;# *’☆&℃$︿★?

我当时为什么要买那么多一模一样的本子啊!!!

嗯呃啊……

我们教室才四楼,跳下去好像不仅死不了还可能断胳膊断腿,罢了罢了,死就死吧……

但是呢!但是啊!小傅老师只是打开了我的摘抄本,看了眼我抄的那篇散文的题目,说:“又是朱自清啊,你下次可以看看别的作家的。”然后批了个“阅”把本子还给我之后,就说我可以走了。

⊙ω⊙???

我迅速扫了一眼小傅老师的桌子上所有的书,并没有发现我的那本本子。

“老师,那个……我早上交的那本呢?”
拜托拜托拜托,没看过没看过没看过!

“你,那个,你那本我……你现在要专心读书……”
小傅老师眼神躲闪了!耳朵红了!讲话磕巴了!完蛋了,绝对看过了!

诶,没生气吗?

“端正态度,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不要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
出现了,小傅老师拙劣的装凶!

算了,没生气就行了。

“回去吧。”
“是!”

至于我的1.0去了哪里呢?

下午第一节的音乐课,小吴老师总是笑眯眯地看我。我知道我长得好看,但你也不能老看我吧,你不要你的小傅老师了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暗恋我呢。

然后,我在小吴老师的钢琴旁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封面……

我杨超越现在很慌张。
但是又很激动。

有一种被正主点赞了cp同人文的感觉……

妈耶,我搞到真的了?!

图:我的眼镜
文:自言自语

最近在超话会经常看到反黑的帖,点开来是一长串的举报链接,随手点开一个都让人生气。
看到就会举报,我比较懒,基本都直接按有害信息举报的。
有些只是单纯表示“讨厌”的,倒还好,那是一种个人的“情感倾向”,不好强求别人喜欢。

而那些(针对他们以为的事实或者捏造的黑点)直接辱骂的,用词太过肮脏刻薄了。

我平时也不是不讲脏话,只是我的脏话,通常是偶尔私下抱怨学校领导的愚蠢操作或题目太难了之类的,并不会方面或私下对某个具体的人讲脏话。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烦啊”“这又是什么愚蠢的操作”“学校的智障领导是批量生产的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一学期刚开始的时候因为军训的教官经常讲脏话,把我们两个班的同学都带跑了,感觉我那一个月讲的“氧化钙”估计比高中三年加起来的都多,但也真的只是一种语气词。
“**好累啊”“**好烦啊”“**这么厉害的吗”
后来觉得,到底也是脏话,尽量不要说比较好。

这样又想起我高一时候常用的也是跟初中班主任学的。某人做了什么幼稚的事搞坏了什么东西修不回来解题犯了低级错误还搞不懂去问的或者更甚的时候,我会用那种嫌弃的语气说两个字:“智商。”“智”稍微重音一点,表达“你是不是蠢啊”。“商”比较重音的话,就是表达“脑子用起来好吗”。
会被认为是开玩笑的样子,不容易惹人生气。
以致于后来班里流行了一段时间……
然后我就改成更为直接的“愚蠢”和“恶心”了,但也不会常挂在嘴边……
字少且精准的话,说出来的时候还挺有气势……

其实挺爱怼人的,在教室不怎么说话,回到寝室会聊很多。因为经常用一大串不带脏字的文明话“拐着弯”骂人,所以寝室的家伙们兴趣所至搞战斗力排行的时候,全寝8个人里最手无缚鸡之力的我,被她们排到了第四,理由是“嘴炮能力max”……

相比起说的话,在可记录的文字上,会更避免脏话。
写日记或写文章的时候,很想直接用骂,但留下来的也都是
手写时会用“啊——”,打字时会用“啊啊啊啊啊啊”
必须在心里念一遍才会懂的“次奥”以及学了化学后开始用的“氧化钙”
一眼就能看懂的甚至还有点萌的看《薛定谔的猫》学的“他喵的”
……

就单纯不想明显很脏的字眼出现在我的内容里,不管会不会被别人看到……

在网上看到他们熟练使用那么多污秽的词去辱骂一个明明与他们的形容没有半点相符的人,我真的觉得,

愚蠢,

低级,

恶心。

【傅宣】再见不再见(再见)

*总会再见的

*至于是再次相见还是goodbye baby goodbye……

16.

她们在一起了……吗?

吴宣仪一眼看过去,就看中了一对耳环,拿过来比在耳朵边问傅菁:“这个怎么样?”

“挺好看的,”傅菁指着旁边的一款说,“不过我觉得这个更适合你。”

吴宣仪比较了一下:“也不错诶!那都买了吧,我们一起戴。”

好像真的在一起了。

有几个人过来了:“那个,你好,是吴宣仪和傅菁吗?可以拍张照吗?”

吴宣仪同意了:“可以~”

“谢谢!”

粉丝走开后,傅菁小声问:“不是说是私人时间吗?”

“漂亮的小姐姐可以例外!”

傅菁笑了:“你真是外貌协会。”

“哼,我就当你是在夸自己吧!”

她们在一起了。

今天是她们正式在一起的第一天。

不再是被记忆系统当做现实的梦,是真实发生了。

17.

KTV包厢里的灯光,称不上昏暗更算不上明亮,充满了这个房间,却也看不清每个人脸上的表情。七嘴八舌闹哄哄的场景是她们熟悉的相处模式,当然,切换成旁观者视角,她们自己也会觉得是一群xxj。平时虽然都在各自忙碌,但也并不是没有见面的机会,只是难得聚得这么齐。

玩游戏自然是有输赢的,输的人自然是逃不开惩罚的,只是不知道对她来说这到底是惩罚还是奖励。

吴宣仪站到傅菁面前时,傅菁这个人还双手握着麦克风,喝了点酒后一脸懵地看着突然靠近的吴宣仪,完全不知道马上要发生什么。

吴宣仪捧着她的脸,闭着眼睛直接把唇贴上来的时候,她下意识地闭眼了,旁边人起哄的声音让她想躲,后退的动作却因吴宣仪放在她脑袋两侧的手而无法实现。

“一——二——”

数数的围观群众极有默契地拖长了每一个音,另有两个人早就跑到两位当事人身后就位了。

是输了游戏就该接受的惩罚,吴宣仪亲上去的时候完全心安理得,并不管傅菁因为自知游戏黑洞而没有参与她们的游戏只是乖乖地在一旁唱歌是不应该算在亲五秒钟的选择范围之内的。

不敢动,呼吸都不敢有。不仅因为嘴唇上的温度,还有吴宣仪的两手的手指还轻轻用力地像弹奏钢琴似的起伏着。啊,也说不定是被她脸上的温度烫到了。

啊,心脏要爆炸了。

重聚前满心的预设,又在心里开始排演。

“三——”

按头小分队正式行动,猛地按住两人的后脑勺到第五个数完全数完,立马就跑。

吴宣仪:“孟美岐!”
傅菁:“杨超越!”

两个欠打的皮孩!鼻子都快压扁了!

脑子里本来差点一发不可收的黄色废料一下不知飞哪儿去了,是不是也该感谢两个皮孩?

不行,还是欠收拾。

18.

到最后聚会快结束的时候,傅菁脑子都还有点混沌,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都在脑子里乱窜。早上吃的吐司比平时的要好吃些;下过雨后的蛛网像件艺术品;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想吃冰冰的哈密瓜;吴宣仪送她的手链好好地躺在右边床头柜的第一层抽屉里;刚才唱歌的时候应该没有皱眉;那个忘记带过来了;如果时间来得及……

当吴宣仪凑到她耳边说“现在可以了吗?”的时候,傅菁匆忙把自己从混沌中摘出来,做了个口型:“什么?”

然后,吴宣仪带着她最熟悉的笑,拉过她垂在身侧的左手,移到她的胸前,再和她十指相扣。

吴宣仪:“可以吗?”

“可以。”

吴宣仪以前有这么粘人的吗?牵个手有什么不可以的,为什么看起来很惊喜的样子?她在说什么,什么明天……

“第一次约会,不准迟到!”

“嗯。”

看着吴宣仪和孟美岐上了车以后,傅菁才后知后觉她刚才答应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害怕自己叫出声,双手第一时间捂住嘴巴,原地蹦了三次,才稍稍平静了些。

19.

就像早恋的高中小情侣一样,害怕被老师发现,又不愿假装只是普通同学,该亲密的时候就亲密,只要没被抓到嘴对嘴,就宣称只是非常要好的朋友而已。“关系真好”“好配啊”“好甜啊”以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些接下来交给路人和粉丝就行了,小情侣就是要好好谈恋爱。

孟美岐是不会故意在这时候发消息来提醒她回酒店收拾行李的。

“但是啊姐姐,我们下午还有通告的!”

可是傅某人的小助理的短信就是来得这么不巧。

没办法,总不能耽误工作啊。

吴宣仪从包里拿出一条项链,上面挂着的是那把钥匙。

“这是什么?”

吴宣仪想起自己挂了个九连环的幼稚模样,自顾自地笑了。

“钥匙啊~南山塔上,我挂了我们的同心锁。我本来是想看你亲自把这钥匙毁尸灭迹的,不过后来,我又想你好好保存它,到……如果,如果有一天,我们的锁需要拆开,我希望是你,必须是你,只能是你,我要你亲自去韩国,亲手打开它……可以吗?”

最后的几次强调和几个重音,傅菁完全懂了吴宣仪想要表达的。

不要因为外界的舆论就放开我。

不要因为世人的恶意就放开我。

哪怕是我说了结束也请不要放开我。

除非你不再爱我,不然请你无论如何都不要放开我。

“老宣啊~宣仪啊~吴宣仪……”

很爱你啊。

她现在就很想把这破钥匙扔到垃圾桶里!

傅菁只好把藏了好久的明信片送给吴宣仪。

「总会有一个人出现,让你觉得:
  大脑是用来想念的,
  手臂是用来拥抱的,
  嘴唇是用来亲吻的。
  吴宣仪,你是我的世界里
  最美好的存在。」

你的存在,让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感谢。

吴宣仪笑着收好明信片,张开双臂,拥抱她的女孩。

“下次见。”

*前几天被🐶华和🐧折腾得心力憔悴
*不知道这样算不算完结
*本就是一个粗糙的脑洞
*觉得勉强还行就行

“突然”这个词不错,突然就负能量爆棚,突然就鼻酸想哭,突然就什么都没了,突然就好了,突然就平静下来了。

“不过是希望你不要忘记我而已……”
“不过是希望你能牵挂着我而已……”

只有几秒的镜头,已足够蛊惑人心。

我爱死她的舞台了